array(18) { ["id"]=> string(2) "24" ["name"]=> string(12) "行業動態" ["ename"]=> string(13) "xingyedongtai" ["catpic"]=> string(0) "" ["pid"]=> string(2) "13" ["modelid"]=> string(1) "1" ["type"]=> string(1) "0" ["seotitle"]=> string(0) "" ["keywords"]=> string(0) "" ["description"]=> string(0) "" ["template_category"]=> string(0) "" ["template_list"]=> string(18) "List_newslist.html" ["template_show"]=> string(17) "Show_newscon.html" ["status"]=> string(1) "1" ["sort"]=> string(1) "1" ["modelname"]=> string(12) "文章模型" ["tablename"]=> string(7) "article" ["url"]=> string(23) "/List/index/cid/24.html" }
string(2) "13"
公司新聞行業動態

無錫高架橋坍塌事故的原因

2019-10-16 142 字號    

無錫高架橋坍塌事故的原因

10月10日晚6:10分左右,江蘇無錫市312國道上海方向K135處、錫港路上跨橋出現橋面側翻,經現場初步勘測,橋下被壓小車3輛(其中一輛系停放車輛,無人)。目前救援工作正在有序開展進行。事故發生時,一嚴重超載貨車在橋上行駛,可能為橋梁垮塌的直接原因——網傳是應載65噸實載187噸,車輛經過大橋時由于超載產生共振,導致橋梁坍塌。

據媒體報道,此次無錫事故涉事的超載大貨車限載65噸,實載卻達187噸。而我國《城市橋梁設計規范》規定,一級公路設計荷載允許最大車重為55噸。涉事貨車超過標準允許最大值的兩倍多。且事發時有兩輛超百噸的貨車行駛在同一車道上,這兩輛車同屬于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。據天眼查數據顯示,這家公司僅從2018年底到2019年間,就因為發生交通事故被起訴了6次。2016年至2017年間,三輛車曾因違反交通法規,被蘇州地區公路管理處處以共計66200元的罰款。

5da688543cd5a.jpg 

潛在風險:當“超載”遇上“危橋”

直觀上講,這次的高架橋傾覆事故,是由兩輛超載卡車引發的。但事發高架橋周邊遍布鋼鐵相關企業,這座橋上究竟經過了多少超載的卡車,恐怕已很難統計。

我國橋梁大部分都為建國后所建,橋齡一般為40年左右。但根據2002年第二次全國公路普查,我國公路現有橋梁中危橋約占3.44%,其中天津的危橋比例超過11%,黑龍江省超過9%,江蘇省為6.49%,遠遠超過全國平均水平。超限超載車輛是公路的慢性殺手,每一次經過都會造成路面損壞、橋梁結構受損,縮短公路正常使用年限。

2012年,祝某駕駛超載4倍的吊車行至山東鄆城縣新河彭莊村前橋上時,橋東側突然塌陷,車輛掉入河中,致使本人受傷、車輛損壞。該橋為1977年建造,設計年限只有30年,但橋上無“危橋”等警示標志。

2013年,張某駕駛超載車輛強行通過河北省景縣廣川鎮前賈島村附近的危橋,當時有兩座橋選擇,一座新橋,一座舊橋,兩座橋相隔200米。張某選擇舊橋,車行至大橋中段時,大橋坍塌,事故致使同行的工人一級傷殘,需要終身護理。

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研究院級高級工程師徐程在接受《科技日報》采訪時表示:“目前,我國橋梁的現狀是‘重建輕養’,只有少部分的橋梁建立了健康監測系統。應加強對橋梁的安全健康監測,對大型橋梁進行定期安全檢查,核實橋梁極限承載力,判斷其是否能夠滿足目前運營狀態。當橋梁整體或局部承載力不足時,采取正確的加固措施;當橋梁極限承載力損失嚴重時,應考慮將其拆除重建?!?/span>

海恩法則揭示,每一次嚴重的事故背后,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的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。數據也告訴我們,防患未然,不是靠對偶發風險的運動式防范,而是需要長遠考慮的制度性建設。橋梁的定期檢測維護很有必要!

 


888彩票首页